旧梦一场谁先觉

相聚其实就是一种缘,多值得纪念。

一个小片段

圈地自萌,不扰正主,傻逼退散。

瞎写,花间奶花气纯都没玩过,关于技能描写有错误请指正,不接受人身攻击。

脑洞了一下松越十七的策藏花遇上剑神儒仔清衣的气花歌,自己给自己喂的玻璃渣真好吃,嗷呜嗷呜。

——————
进图的时候柳词切出去看了一眼YY,切回来点击确定的时候却听到清儒和清衣的惊呼。

“怎么了嘛?”柳词过图读条随口问道。

清儒反应过来,点了地图频道先发制人发了个表情,回答道:“对面是阿越他们的策藏花啊,怎么打啊?”

“我觉得我要死了兄弟。”清衣操作着黑衣花哥刷了个清心静气,点开对面奶花的奇穴,哀嚎道,“这还是个提踏奶花,完了,拉闸拉闸。”

柳词进了图,习惯性顶了个蛋壳,开始疯狂画圈圈:“压奶花吧,策藏应该是要压花间的,你抗压啊。”

白衣道长的目标选定了对面蹦蹦跳跳的小花萝,却发现她的目标竟然也是自己。他有些疑惑,转手点开了奶花的装备和奇穴,心下估量了技能交换。

“你抗压,能上毒就上毒,我压奶花血线,喊你爆发你就爆发。”开场后柳词骑着马一个大跳卡在了柱子后面,随手插了个生太极,盯着奶花随口说道。一个五方行尽定住了藏剑,却被奶花一个及时的后跳躲掉了,“诶这奶花会玩的啊。”

站位靠后的清儒一边挂着hot一边道:“能不会玩吗,好歹也是花间大师兄……咳,我是说,花间奶花还是有共通之处的嘛。”

柳词沉默着,没有关注懊恼自己说错话的清儒,盯着奶花有条不紊的丢着技能。另一边十八手花间清衣则正被策藏压的爬不起来——

“卧槽天策上马了!不行不行我交南风了!”清衣尖叫着交了南风。

屏幕中的道长转过视角给了免控结束的天策一个七星,冷静道:“下次不行就直接喊无敌,我八奶搞一波。”

“我觉得没有下一波了。”清衣语气沉痛的说,“你看着吧,南风一结束他就要破我了。”

南风吐月的图标渐渐黯淡,清衣选中切出轻剑的藏剑太阴后撤,飞快的挂了个扶摇,趁藏剑天策没有追上来,给藏剑挂了兰摧,后跳躲了个鹤归原地读阳明指挂了钟灵毓秀。

“准备啊,我八奶无敌秒藏剑啊。”柳词边喊边按下八卦洞玄,下一秒却忍不出骂了一句。

“卧槽,你这个气纯八卦怎么八在水月上了啊!笑死我算了!”清儒选中奶花,却发现奶花的头像下清清楚楚出现了水月无间的图标,忍不住笑起来。

而那一边花间水月乱洒爆了藏剑一波,藏剑的血线低了下去,却很快被开了爆发的奶花大加抬起来。没有解控的花间被开了莺鸣柳风车的藏剑转掉了一半血。

“无敌要不要?”柳词急急选中挨打的花间,皱眉问。

清衣往自己身上丢了个春泥,大喊:“要要要!”

话音刚落,镇山河的图标落在了花间脚下,像曾经千百次落在那个人的脚下一样,毫无迟疑。

奶花站的远远的,目标紧盯着柳词,厥阴断了个七星。

“没了。”柳词淡定道,“我开紫气打一波,不死就退吧。”

果不其然,没有队友爆发的配合,柳词爆发也不过打下了奶花六十的血——更别提奶花手里还有折页听风。

“退了。”清衣被策藏击杀的瞬间,柳词点了退出。

而他也永远不会知道,千里之外的方青砚在电脑前看着消失在乐山大佛窟的气纯冷笑了起来:“看吧,你有了别的花间队友又怎样,最了解你的…始终是我。”

评论(6)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