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梦一场谁先觉

相聚其实就是一种缘,多值得纪念。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的瞎写

柳道长人是个好人。我这样对他说。鹤影麾,玄青袍,一柄渊微指玄斩尽多少妖邪。要说相貌也不差,眉清目秀丰神俊朗,只可惜……

小道长有些忍俊不禁,端起桌上茶碗遮了遮微弯的嘴角。只可惜傻了,对不对?

这孩子说话着实太直接,我咳了几声,给他续上一杯。道长是纯阳哪代的弟子?可有见过柳剑神真容?

闻言,他秀气的眉毛纠成了一团,端起冒着热气的茶碗啜了一口,却被滚烫的茶水坏了本严肃的表情,沉吟片刻,他低着头,开口。我十八岁入纯阳,剑气兼修,门中师兄夸我聪敏,只可惜——总及不上大名鼎鼎的剑神剑圣。

我了然,劝他。柳剑神于气宗一道便如泰山北斗,小道长年纪尚轻,前途无量呢。

他却突然来了兴致,闹着我猜他入纯阳前所修之道。我于猜谜可谓一窍不通,正欲推辞却看到他可怜兮兮的眼神,心下一软,胡诌道。我看道长言谈不俗,想必曾是万花中人。

他一愣,复又笑,老板娘不愧是老板娘。

像是突然打开了话匣子,他拉我坐下,絮絮说着那些或是江湖辛秘的故事。

他才不过弱冠之年,身量仍是少年模样,嗓音也与那些来往的江湖侠士不同,软软糯糯,不像是花谷中人,更不像是方外之士。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X)
总之瞎写。
所谓“你走后我活成了你的模样”,给最好的柳词歌妤和方青砚。
不求复合,求你们都好好的。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