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梦一场谁先觉

相聚其实就是一种缘,多值得纪念。

瞎写的后续

接上次的,瞎写。
圈地自萌,不扰正主,谢谢大家,爱他们一辈子。


于是某个午后,我在扬州城外的小小茶馆里,听到了一个故事。故事里的道长丰神俊朗,小少年意气风发,两人一马,纵横江湖。

后来呢?我看着陷入沉思中的他,小心翼翼的问道。

小道长愣了愣,冲我苦笑,后来——不懂事的小少年往道长心上捅了一刀,江湖不见了。

我极力掩住了脱口而出的一声长叹,方才若有若无的熟悉感到此时才揭开谜底——眼前的小道长,倘若褪下道袍换身黑衣,一头青丝解去无谓的束缚,不正是当年名动天下的方青砚么!

他端起茶碗一口饮尽,拿起桌上佩剑,接过小二牵来的马翻身而上,抱拳笑道,多谢老板娘款待。若有缘,必能相会。

我站在茶馆门口,看着一骑绝尘的少年身影渐渐消失在官道上,不觉怔忡。

他走了?青衣白发的道长从墙角缓缓走出,劳您费心。

柳道长。我扶了扶头上花钿,抬头看向他,既放不下,何苦生死不见呢?

道长解去碍事的长麾,坐在方才小少年坐过的位置,老神在在给自己倒了杯茶,低头轻啜几口,咧嘴笑道,赵老板,我给你讲个故事可好?

这些人,怎么一个个的都爱讲些故事。

我转身坐下,长叹一口气,今日舍命陪君子,道长说便是。

那年初见时他还小,个子还不及我肩高,少年意气,不知天高地厚,得罪了不少人。道长兴致勃勃的笑着,可我觉得不然,他虽然脾气坏,又不会说些漂亮话,可他心里所想却再天真不过。那几年,许是我最快活的日子吧。

我看着怅然的道长,忽而记起了几年前的太原城外,迎着落日纵马而去的两个人。那时江湖上,提及柳词柳剑神,便自然而然带出方十七方青砚,这两个名字相伴而生,似乎永不会分离。

后来他不信我,我伤透了心,自归华山,闭关一年后被师尊赶出了山门,这才开始游历天下。他回忆的出神,带着薄薄剑茧的手指轻敲着木桌,苦笑,可是没有他,江湖之大,一人便如飘蓬浮絮,再无归处。

道长心中有怨。我听的入神,开口道。

柳词苦笑,是有怨,怨他无心之言,更怨他不信我。

可我却不恨他,放在心尖上的人,如何狠得下心去恨他。

我抬起头看向茶馆外,却不由惊呼——我二人谈的入情,却未发现茶馆门前那棵柳树下,少年骑着马,神色晦暗不明。

方公子——

我话音未落,却见小少年驱策着马儿走近,往常欢快软糯的声线压得极低,老板娘,我——落了件东西。

方公子落下何物,奴家若能帮得上忙,定在所不辞。我急急应道,却不意外见到身旁的道长身形僵硬。

我……方青砚却忽然抬起头,一双极漂亮的眸子里盈满了泪水,笑道,我丢了一个很重要的人,不知他愿不愿回来。

我哑然,清清楚楚的看到身旁道长霍然转身,怔怔盯着马上强自镇定的小少年。

少年伸出手来,含泪笑道,柳词,我错了。你愿不愿回来?

END

评论(10)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