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梦一场谁先觉

相聚其实就是一种缘,多值得纪念。

片段

去年十一月写的东西,没有后续,瞎看看吧。

十七岁的方青砚,嬉笑怒骂,浮于言表,一杆笔,鹤枕扶摇间一击制敌。

彼时尚少年意气,花间恣意,鲜衣怒马。那时身侧常有一人,白衣负剑,一笔一剑,须臾间胜负已定。

二十三岁的方青砚,笔锋仍遒劲,挥毫泼墨间便是出其不意的制胜之计。


这一年的大师赛着实热闹了些。六十四强里尚有些玩票性质的队伍,到了三十二强,队伍间的厮杀便多了几分严肃。接近半个月的赛程过后,线下八强的队伍终于确定了下来。

第四届大师赛的八强队伍被粉丝们称为死亡之组并非没有原因。这八只队伍中,几乎每一支队伍都曾拿过剑三相关比赛的冠亚名次,之前的比赛表现也并未出现爆冷的情况,是以这次的比赛着实引起了剑三粉丝的热情。

六月十五日的上海是盛夏最好的写照。热辣辣的日光,闷得人喘不过气的燥热,以及面对比赛的忐忑,让选手们不自觉凝重起来。

“抽完了?”在房间里心不在焉操作着小花萝练习的方青砚听到门响声,猛地转过头,盯着踏进房间的包菜。

包教练晃了晃手里的纸条:“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先听哪个?”

“当然先听好的了!”东浅伸手去夺纸条。

包菜叹口气摇摇头:“年轻人这样不行啊。”

方青砚冷哼一声:“别废话,赶紧说。”

“好消息是——第一场的对手不是水月无妄思。”包菜耸耸肩看向方青砚,不意外收获幽谷霸王花的白眼一枚,“坏消息是,赢了第一局,对上的是醉雨话禅——或者清风望月。”

方青砚嗤了一声,转头操作着小花萝对着挂满毒的木桩读了个阳明,玉石俱焚。

“小伙子,你这样不行啊。”关注队员心理健康的包教练在方青砚身边坐下,认真道,“不要怂,就是干。”

“你他妈哪只眼见我怂了?”方青砚按下了切磋申请的接受键,底气不足的回道,“你倒是说下第一场打哪个队啊?”

“哦?你没怂是吧,可以的兄弟。”包菜盯着屏幕里的花萝抓了对面天策正有条不紊的读着兰摧,慢悠悠道,“第一场——打墨洒啊。”

画面里顶着方青砚三个大字和丹青称号的小花萝在半空中一个趔趄,直直摔下去掉了半管血。

“你他妈——别搞我啊?!”

“年轻人,不要怂,就是干。”

评论

热度(6)